“亲人徐楚光,我们永远怀念您”

含笑铁窗,英勇斗敌。


保护战友,坚守秘密。


视死如归,初心如始。


血洒金陵,尸骨无觅。


这段话取自雨花英烈徐楚光的长子徐建亲手为父亲写的祭文。如今他已经87岁高龄了,而当年父亲离开时,他还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。


10月2日,徐楚光烈士家属在雨花台留影




战斗在敌人心脏的“红色谍星”




徐楚光1909年出生在湖北浠水,192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29年秋天受党组织委派开始从事国民党军的策反工作。




1945年春,徐楚光参与策反汪精卫“建国号”座机起义。图为“建国号”及驾驶员黄哲夫。






在此后近二十年时光里,他一直战斗在敌人的心脏,他与陈列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里的许多人一样,是中国革命胜利背后的“无名英雄”。




1945年8月,徐楚光带领情报系统成员在南京成功策反汪伪警卫第三师起义。






对于妻子来说,他是唯一的丈夫




对于我们来说,徐楚光是令人敬仰怀念的烈士,但对于妻子朱晖来说,他只是自己唯一的丈夫。




1944年,徐楚光在扬州医院治伤时在瘦西湖的留影。






徐楚光与妻子朱晖相识于他在扬州治伤期间,两人1945年在南京结婚。这一年冬天,女儿徐定生降生,但幸福快乐的日子仅持续了短短几年。




徐楚光烈士家属参观雨花台烈士纪念馆






“1947年9月爸爸就被捕了,那时候我还不到两岁。他离开我们的时候,是中秋节的第二天。哥哥跟我讲,爸爸抱着我亲了又亲,可那就是永别。”徐楚光烈士的女儿徐定生后来回忆道。




徐楚光烈士家属在雨花台留影




1947年,徐楚光前往大别山革命根据地,途经武汉时被捕,解来南京,1948年10月牺牲。




七十一年后的特殊“全家福”




“大事者,与国与民,有大利也。我当为国民而生,亦当为国民而死。”——徐楚光




提及丈夫,老人思绪万千:“他很爱干净,桌子上没有灰,他也要吹一吹。他还很节约,从不乱花钱,因为‘每个铜板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’”。




1948年3月,徐楚光妻子朱晖和徐楚光长子徐建、女儿徐定生的合影。






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徐楚光烈士的单人照旁,陈列着妻子朱晖与一双儿女的合影,由于工作的特殊性,徐楚光与家人几乎没有合照,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一张“全家福”。








七十一年后,95岁的朱晖老人与儿女在徐楚光烈士的展板前,更新了这张特殊的“全家福”。




朱晖老人率亲属为徐楚光烈士敬献花篮






照片外,


徐楚光的生命被永远定格在39岁,


而妻子朱晖如今已满头银霜,


一双儿女也早已不再年轻。






71年,两万五千多个日日夜夜,


相处虽短,但相思情长。


71年,山河变迁,月转星移,


始终没能等到丈夫回家的身影。


71年,岁月漫长,容颜已老,


对你一颗思念的心永远不改。






“亲人徐楚光,我们永远怀念您”